後演唱會失落症候群 Post-concert Depression Syndrome

徵狀:

1. 腦內常轉著演唱會的歌

2. 失眠

3. 沒精神

4. 不能起床上班

5. 起床沒刷牙梳洗

6. 上班時做錯東西或索性不做

7. 很想下班

8. 有衝動下班後趕到紅館

9. 腦內常想著用哪一方法到紅館是最快

10. 清楚記得紅館不同顏色的閘、段、行數座位的正確位置

11. 當發現演唱會已過去時, 突然情緒低落, 甚至失控

12. 為延續演唱會高漲的情緒, 上網找所有有關演唱會的東西, 包括新聞報導、視頻、rundown、comments……然後狂寫blog

13. 找到run down後, 把那些歌曲的mp3燒成CD或存入ipod喪播(一定要依照run down的順序) ……

治療方法:

暫時沒有, 只有時間可以沖淡一切

延伸閱讀:

http://www.urbandictionary.com/define.php?term=Post-concert+depression

http://www.landofbrokenhearts.org/pcd.php

廣告
張貼在 奇難雜症 | 發表留言

我和Chocolate Rain的緣份

記得最初認識到Chocolate Rain,是因為林嘉欣。我在網上搜尋林小姐的東西時,知道她曾參加過她們舉辦的DIY飾物班
 
 
 
去年底,Bossini以開心主義為題,找來幾位代表快樂的人物為品牌宣傳。其中除了林小姐外,還有Chocolate Rain的Prudence和Janice。
後來發現,原來Prudence竟然是我同事的親戚。今年暑假,我的同事相約我到上海世博遊覽,竟然也和Prudence同行。碰巧她生日,我還和他們一家人一起慶祝。我還拿著新假期出版的《上海王》(隨書附送Chocolate Rain“Around The World”系列上海超可愛Passport Holder),像小粉絲一般給她要簽名。
 
 
回來在網上搜尋一下,發覺除了Chocolate Rain的網頁,就只有十多人的facebook群組。但我在書展則見到很多人都對Chocolate Rain的產品有興趣。我覺得喜歡Chocolate Rain的人應該不止這麼少,她們應該發揮Web 2.0的功能,多在網上推廣。於是我向Prudence提議在facebook建立一個fans page,希望可以集合喜歡Chocolate Rain的朋友在一起。看緣份可否令更多人喜歡Fatina(Chocolate Rain角色的名字)。
張貼在 林嘉欣 | 發表留言

解決機箱喇叭發出beep聲問題

近日調較電腦的音量時,機箱的喇叭都會發出刺耳的beep聲。情況就像以下的人兄所描述的一樣:
 
點樣可以關閉底版DoDo聲
我每次較winodw右下角喇叭仔0既音量
底板都會Do一聲, 好討厭
請問點可以關閉呢個麻煩功能?
http://computer.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12664927
 
曾經試過重裝sound card的driver,又試過再裝最新版本的driver,結果都是一樣。
 
最後終於發現了解決方法. 原來在控制台 > 聲音及音訊裝置 > 音效 裡面的程式事件,裡面找"預設嗶聲",如果是"無"的話,那個beep聲就會變了在機箱底板的喇叭出來。
 
只要將它改回預設值"Windows XP叮咚.wav"就可以解決問題了。
 
 
張貼在 電腦裝組 | 發表留言

黃永心照謝世傑

2009年12月28日

今天我們邀得前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YWCA)社工謝世傑作嘉賓,與我們在晴朗的一天由心出發。

再過幾天,2009年即將逝去,迎來2010年。回望過去的一年,雖然基督教女青年會疑遭受民政事務局施壓,導致大澳鄉事派前社工謝世傑被調職、被「和諧」,經歷了很多不開心、不愉快的,但一直致力於幫助大澳居民的謝世傑,依然會想用一個「愛」字來概括這個機構。
謝世傑會成為社工的起點,在女青年會。當年他就讀中三時因無心向學被踢出校,那段時間他感到很失落,幸好有朋友建議他到青年中心參與活動,加入這個組織接觸到很多不同的義務工作,從而在服務中重新找回自己,認識到服務社會的重要性。輾轉之下,他得以重返校園修讀社會學,畢業後再次投身女青年會參與福利工作。

廿多年的社工服務,他亦曾經試過想放棄。初入行時,他遇過一些很難處理的案例,及後經過學習適應,慢慢掌握到處理的手法方式,頓發覺整個過程原來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在女青年會工作多年,謝世傑一直覺得很開心,因為女青是一個比較貼近基層的團體,工作中大家的自由度及發揮空間都很大,特別是他們開展的社區工作很緊貼到弱勢團體的需要,很多同事加入其中都有種引以為傲的感覺。

展望2010年,接下來的一月謝世傑將會加入到屯門一個與社會福利轉變有關的組織,致力去幫助民間特別是現時香港十大基建發展對不同地方的影響盡量減少。09年經歷過重大轉變的他,在此希望提醒大家,經歷轉變時要學會感恩,不要擔心自己的未來,堅持自己的公義,走出來放膽表達,自然事情便會水到渠成。

(摘自「黃永心照謝世傑」 – 《在晴朗的一天由心出發》 – 2009年12月28日)


今早收聽以上的電台訪問,我有點感動得想哭起來。

謝先生被迫辭退了,他既沒有埋怨那個機構,也沒有氣餒,仍然有心去幫助社會。

訪問提到謝先生一月將會到屯門的四合院做社工,他說四合院是做做一些以前政府有資助的項目,後來政府沒有再資助,他們唯有自己籌錢去做。我很難明白為何這些項目應該是政府出錢做的,會變成要一些有心人捐錢才能做到。好像政府常常叫人當義工,說得很有意義,但明明這些東西應該由政府出錢去做,為何會變成明騙人免費替他們去做呢?

我頓時覺得,我們的政府為什麼是個這樣的政府:要辭退了一個這麼有心的人;寧願花巨額興建一些沒有迫切性的建設,也不把錢用去幫人。

大家反對興建高鐵,不單只是為了反對高鐵這麼簡單,還不同意政府有著這些不公義的資源分配。

我哭了,也是因為悲哀有個這樣的政府!

張貼在 新聞與政治 | 發表留言

迷上卡通的成年人

  你和你身邊的朋友在生活中有卡通化傾向嗎?對卡通情結你是怎麽看的?卡通在你生活中有多大分量?

  每天的電視屏幕上都有卡通人哄我們高興、逗我們開心、給我們刺激。除了青少年觀衆,成年人尤其是白領也是很大的觀衆群。可以說,熱門卡通片對市場上的卡通商品熱起到了直接的推動作用。近年來,消費市場上的這一熱潮愈演愈烈,年輕女性從飾品、服裝、鞋帽乃至說話、表情,都在向卡通化靠攏。有人把卡通與快餐文化聯繫在一起,說它沒有內涵,但正是這些擁有親和力,沒有多少現代社會味的純真卡通成為他們的寵物,讓這些厭倦了競爭與壓力的成年人找到了童年時的愜意與歡樂。

  -世相分析

  都市成人怎麽了?

  28歲的朱小姐除了工作、談朋友外還有一大愛好,就是看動畫片,《小熊威尼歷險記》、《青春美少女》……部部都看。問她為啥這麼愛看動畫片,她說,自己有一顆不泯的童心。

  其實,愛看動畫片的遠不止朱小姐,記者在徐匯區斜土街道辦事處採訪,那裡的張小姐、周小姐等七八位小姐個個喜愛。除此之外,張小姐還愛看童話,周小姐家裡毛茸茸的小狗、小貓、小熊玩具足有一大堆。近年來,現代都市的成年人悄悄地湧動起一顆顆天真童心……

  據了解,上海成人童心化集中體現在20至40歲左右的女性上,男性佔少數。其中,女性以愛玩具、動畫為主,男性則愛小人書。在上海書城四樓,服務員錢先生介紹,每天連環畫中約佔二成的銷售額為成人購買後自己看,有七八個老面孔常常來書城連環畫櫃檯。盧灣區普安路上有位霍小姐,看少兒節目真有點瘋狂,每天下午5點多到6點多她總要陪著兒子看各種各樣的少兒節目,節目不結束兒子不會走,她也絕對不會走。她說,飯可以慢點吃,覺可以晚點睡,但看動畫片不能少。看動畫的味道真真好。

  現代都市成年人何以有這種嗜好?記者撥通了上師大心理學教研室的電話,一位專門從事心理學教學的老師在電話中說,這可能是因為剛成人的女子還有揮不去的童心情結,也可能是因為現代都市生活壓力過於沉重。

  -新聞話由越來越多的成年人快樂地加入卡通一族

  卡通消費成為上海人新寵

  暑期的上海街頭,精品店裡的Kitty貓、史努比、米奇等可愛的卡通形象成了孩子們注目的焦點。再仔細看,會發現那裡也有上班族戀戀不捨的身影。

  曾幾何時,這些“小可愛”只是未成年人的專利,而如今,越來越多的成年人快樂地加入卡通一族,助長了卡通商業價值的提升。

  T恤、背包、手錶、記事本等這些孩子們的隨身之物,如今已被精明的商家打造成了“卡通的天下”。孩子們競相追逐,而上班族同樣樂此不疲。一位忙裡偷閑的精品店老闆說,現在最“熱”的就是在隨身衣飾上配上可愛的卡通造型,她指著一款圓頭圓腦的小鴨掛飾說,今年女孩子們很流行這種掛件,新進的貨一個星期不到就賣得差不多了。

  市場行家分析,和上代人不同,現代人更注重視覺感受,要有色彩和舞台感,卡通消費正是看中了這點,將鮮艶飽滿的色彩和情調濃郁的圓弧線條運用於飾品的外觀造型。同時現代快節奏生活令上班族嚮往簡單純真的元素,卡通形象可以說在某種程度上彌補了童年的缺憾。

  -七嘴八舌生活中你與卡通結伴嗎?

  裹在卡通裡的成年人

  “狗狗是我的”

  其實卡通片和卡通化情結之間並沒有必然聯繫。我不是卡通迷,也難得看兩眼卡通片。可我每天晚上都抱著絨毛“狗狗”睡覺。“狗狗”不是卡通片裡的時髦形象,歪著腦袋,一副老實模樣,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每星期回家,至少需要1個半小時的車程。而我總是把“狗狗”塞在書包裡,與我同甘共苦的一路“擠”回去。周日晚上,再與我一同返校。

  “狗狗”先是跟著它的前任主人呆了9年,無論是在上海還是移居美國,老主人都帶著它。去年寒假,“狗狗”飛了3天,來到了我身邊。老主人不放心,特地打來越洋電話說,這是借給我的,若照顧不周得要回去。雖然現在兩任主人之間聯繫少了,感情淡了,可是我對“狗狗”的感情卻一天比一天深。“狗狗”是我的,沒人可以要回去。這便是我惟一解不開的卡通情結。(子煌)

  小丸子讓我們成為好朋友

  因為小丸子,我和她成了最好的朋友。記得第一次見面時,她留著小丸子的髮型,圓圓的臉,瘦瘦的身材,當時,我馬上把她和小丸子重叠起來接觸。後來發現她的性格也有點像小丸子。例如,作業忘做啦、東西忘帶啦、任性耍賴等等,如果碰上我的話,我就會用小丸子媽媽的“手段”去對付她。現在,我們發現彼此是多麼的融洽和投緣。有這樣一個朋友勝過一切。(葉臻)

  愛卡通不需理由

  我哥哥28歲,他喜歡看《櫻桃小丸子》和《蠟筆小新》。他覺得小孩子能說出大人的話,甚至帶有哲理是很有意思的。哥哥的汽車裡擺滿了各種卡通玩具,而且他似乎已把卡通作為身份的象徵。我覺得喜歡卡通其實不需要理由。(費璐彥)

  跟著兒子“玩”卡通

  原來覺得,我這把年紀還迷卡通,實在有點“那個”,可自從兒子能看懂卡通片,卡通就成了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塊,有什麼好片子,兒子一定要我陪著一起看。百科知識型的《海爾兄弟》更需要我從旁講解。最厲害的是,我倆每天一大清早起床,就是為了看6點檔的《海爾兄弟》,然後兩人才肯梳洗去上班和上學。看多了就得消費,VCD就不必說,光是那些奧特曼、怪物、鐵膽火車俠、彈珠人的玩具就不知道給兒子買了多多少少。便宜的10元、20元,貴的如拼裝彈珠人一個就要200多元,沒辦法,誰讓現在就流行這個呢?(張麗群)

  網上扮卡通

  人內心總有些情緒會被某些卡通形象所觸及,而相對於能將對卡通的喜愛大大咧咧地表現在服裝、飾物上的女孩,男生更傾向於在網上扮卡通角色玩。我的網友“飛天猪”、“小藍兔”都是二十好幾的大男生,在聊天室裡會大叫“啊,我的胡蘿蔔啊……”在寫信時也會稱“猪老弟”、“兔兄”之類,活脫脫是些天真的大頑童。而他們在生活中都是不失嚴謹的理科研究生。看來鍾情卡通不分年齡性別,男生未必會在生活中甘於“嬰兒化”,但內心的卡通情結可以在網絡這個虛擬空間裡表現出來。(朱顔)

  辦事別“卡通”

  我覺得,現在女性偶而表現出卡通化傾向未嘗不可,但一定要分清場合,上班、辦事千萬別“卡通”,下班時無所謂。而且並不是每人都適合,如果你樣貌長得小小的,完全可以卡通一回,否則就會顯得不協調。總之,適合才是最美的。(陶怡)

  用“卡通”武裝自己

  在亞洲幾個大城市,卡通瘋得很厲害。其不再是小孩的專寵,和時尚沾點邊的成人,生活中總有個把卡通偶像。

  第一次感受到卡通衝擊波,是在東京,卡通形象像空氣一樣彌漫在這座城市裡,沒有一個女孩不佩卡通飾品,有的甚至用卡通粘紙貼滿了手指甲。後來我去新加坡當教師,這些學生也個個是卡通迷。兩年前,我來到上海,發現這裡的卡通化勢頭也不弱。時尚無國界,在充滿競爭的大都市,人們都想透透氣。而用“卡通”武裝起來的人,似乎更容易找到充滿童真氣息的空氣,給自己充氧。王魯生(視覺藝術設計師)

  -相關報道

  成都

  卡通語“吐”進課堂

  當成都某中學初二學生小勇(化名)被老師叫起來回答問題時,竟不由自主壓低了嗓音,一字一頓地“吐”出答案,活脫脫一個櫻桃小丸子,弄得老師目瞪口呆,而其他學生卻見慣不驚。原來,校園已開始流行卡通話。

  孩子們感興趣的,不僅是卡通片中人物的善良可愛,還有他們被港台的配音演員配上的慢吞吞、軟綿綿、甜蜜蜜、傻乎乎的聲音。不知不覺之中,這群年輕人也操起了卡通人物說著的卡通話。

  “你為什麽這樣說話啊?面對提問,小勇睜大眼,翹起嘴,卡通話立刻來了:“姐姐,我告訴你,是這樣的啦,他們說話好可愛喲(升調),我非常非常喜歡,我的同學也都很喜歡,所以就這樣說了。”末了,還加上一串卡通式的笑聲,“呵呵呵”笑得很認真。對這種現象,老師們也很有感慨,被很多大人聽起來像哭的卡通話為何如此受孩子們青睞呢?他們擔心學生這樣學會弄得普通話都說不標準。

  北京

  都市時尚族全身卡通裝

  自20世紀90年代初,國外卡通讀物借電視媒體的“助陣”,開始大舉登陸中國市場。以此為背景,國內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卡通消費群。特別是當前不少白領族,對卡通消費相當熱心。

  僅在北京,六七月份的卡通消費就熱火朝天:當代商城T恤衫專櫃前,美國某公司推出的卡通T恤衫引得衆多青年男女駐足。各種卡通涼鞋也正在熱賣當中。

  今年廠家推出的龜背型、磚墻型、魚翅型卡通涼鞋格外引人注目,好的時候,一家商店一天就能賣出40多雙。以引領京城時尚潮流聞名的西單中友百貨推出的卡通商品也十分暢銷,幾個品牌的短衫和T恤幾次出現脫銷。

  目前,京城追求卡通時尚的年輕人中,有一部分人已達到了全身“卡通”的裝束:無領卡通短上衣,配上動物卡通短褲,再戴上卡通太陽鏡,扎上卡通髮卡,扮“酷”!

  -相關評論

  我愛卡通我怕誰!

  中國的古訓向來是少年老成方能成大器,十五六還騎竹馬嬉戲便被視為頑劣不肖,若二三十歲了還迷戀卡通,那簡直是玩物喪志到不可救藥。所以在按資排輩的社會裡,老前輩永遠是楷模,年輕人得收起所有的童心與活力,只有留著鬍子,躬著腰,老氣橫秋地跟在後面亦步亦趨,方能得到認可。而在今天,世界已是年輕人的天下,權威們在一個個領域裡被迅速打倒,年輕人毫無顧忌地邁過他們的身體,直接向最高點發起衝鋒。且不說娛樂、IT、服裝設計、廣告、自由撰稿人這些前衛的行業都是年輕人一統天下,就連最傳統的教育、行政等領域,也開始注入了新鮮的血液。年輕人成為社會的中堅,他們驕傲、自信、目空一切、張揚個性,藐視傳統的清規戒律……他們取得了話語權,可以大膽地宣布“我愛卡通我怕誰”!

  他們擁有成熟的大腦和童稚的心靈;得到了命運的青睞,又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他們時而躊躇滿志,時而又焦躁不安,把自己裹在卡通裡,給自己尋找一點喜悅的空間,同時也聽見自己發出一聲無奈的嘆息。

(摘自「報刊綜述:迷上卡通的成年人」 – 《深圳晚報》 – 2001年8月10日)

張貼在 Y世代 | 發表留言

為什麼僱主還要禁止員工上社交網站?

根據美國一項調查(註)發現,約54%的企業禁止員工在上班時使用facebook等社交網站;19%的企業則只容許僱員因公務需要使用社交網站;而有16%企業只容限有限制的個人使用;約一成企業則不會限制僱員使用社交網站。
 
 
林海峰在他最近的《林海峰是但噏我願意》演出中,亦借大家打工仔在辦公時間上facebook大玩棟篤笑。
 
傳統的僱主當然認為,員工在辦公時間使用社交網站,便不會集中精神工作,影響生產力,因此禁止員工上社交網站。情況就像一些僱主,認為員工在辦公時間談私人電話、做私事,甚至上廁所,都會影響生產力,每一分鐘每一秒的辦公時間,都要無私的奉獻給公司,因而限制員工在辦公時間做以上的事。
 
但是,他們有沒有想過,員工之所以在辦公時間不辦公,可能是因為他們覺得工作太過「頹」,根本沒有工作滿足感,又或者工作量根本和回報不成正比,又甚至工作量不足。簡單來說,就是「做得不開心」。於是唯有上facebook,以求獲取一些工作上得不到的滿足感,例如玩遊戲的快感,或者給朋友互相安慰一下。
 
Facebook是Web 2.0 的成功應用範例。我認為Web 2.0的重點是分享、互動和個人化。現在,很多企業也利用facebook作為宣傳的媒介。企業可以透過facebook把最新的資訊即時傳給已加入的客戶或潛在客戶,而客戶亦可互動地發表他們的意見。這樣可以針對性地把要宣傳的資訊送到目標客戶,比傳統的宣傳方法好。
 
我感覺到近來越來越多企業在市場學上應用facebook的平台作宣傳。好像變成一間公司沒有個facebook的宣傳page是不行的。可是,在人事管理方面,他們為什麼又不能利用這個理念呢?他們究竟視員工為何物?只懂得壓榨他們,或者是家長式地管治他們嗎?
 
現在漸漸流行企業的社會責任,也談「良心企業」。我想,在人事管理方面,也請企業做到「分享、互動和個人化」:多和員工分享成果,多互動溝通,了解員工的需要,多人性化地管理員工,不訂下無謂的規則。這樣才會令僱主和員工達到雙贏的局面。
 
註:「美逾半公司禁止上社交網站」,《明報》引述法新社的報導,2009年10月9日。
張貼在 組織 | 發表留言

我喜歡什麼工作

想起我寫過的「原來我也懂得畫畫」。我一直以為我沒什麼藝術天份,所以大學選科時,當然不會選設計那些科目。我當時選了我最擅長的會計!

近期工作上的事,令我要思考我真正喜歡些什麼工作。我究竟喜歡些什麼呢?

現在的工作對我來說,是亳無滿足感可言的。(在會計的分目中,我最討厭的,就是審計和行為科學。)但當我在編寫電腦程式時,完成我想要達到的效果那一刻的滿足感,我是很享受的。

但是,是不是當我得到工作滿足感,那份工作就是我喜歡的呢?

昨天晚上做夢,夢見我拿了Leica相機出來用,還要是一部數碼的。(可是,Leica數碼機很貴啊,真的是做夢時才可買到!!)我突然想起,原來我自小就懂得藝術。「攝影」不就是藝術麼?雖然我的攝影技術不是很好,但至少也遺傳了父親的一點點DNA吧?!

我也有想過,用我的知識去幫助別人。譬如在一些慈善機構當會計或資訊科技範疇的工作。起碼,我在工作之餘,既可以餬口(當然薪酬沒有現在那麼好),又可以幫助別人,尤其是那些需要幫助的弱勢社群。這當然要考慮很多因素和有家人的支持,但暫時都應該是我的目標。

張貼在 組織 | 發表留言